广州起义

编辑 锁定
1911年4月27日下午5时30分黄兴率120余名敢死队员直扑两广总督署,发动了同盟会的第十次武装起义——广州起义。 其中72人的遗骸潘达微收葬于广州东郊红花岗。潘达微把红花岗改名为黄花岗,故称为“黄花岗起义”。黄花岗起义,又称第三次广州起义辛亥广州起义三·二九广州起义黄花岗之役,是中国同盟会于1911年(宣统三年)在广东省广州市发起的一场起义[1]
中日甲午战争以后,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派登上了历史舞台。
中文名
广州起义
又 称
黄花岗起义、广州三·二九之役
时 间
1911年4月27日(农历3月29日)
地 点
广州
领导机构
同盟会
领导者
黄兴胡汉民林觉民
结 果
被清军镇压失败
意 义
加快了全国革命高潮的到来
影 视
十月围城》《辛亥双十》

简介 编辑

中日甲午战争以后,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派登上了历史舞台。
19世纪末,辛亥革命元老中国现代教育奠基人何子渊丘逢甲等人开风气之先,排除顽固守旧势力的干扰,成功创办新式学校。随后清政府迫于形势压力,对教育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于1905年末颁布新学制,
黄花岗起义中被捕的革命志士 黄花岗起义中被捕的革命志士
废除科举制,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新式学堂,西学逐渐成为学校教育的主要形式。教育方式的根本性变革,从思想体系上动摇了满清皇权的根基,大批思想进步锐意创新的社会精英及血气方刚的年轻新锐为后来风起云涌的革命积蓄了巨大能量。
从20世纪初开始,革命就成了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革命党人不断利用会党和新军发动武装起义。1906年12月起,同盟会推动和领导了规模巨大的萍浏醴起义潮州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防城起义镇南关起义钦廉上思起义河口起义光复会也在1908年11月发动安庆新军马炮营起义。这些起义因准备不足,敌我力量悬殊而归于失败。1910年2月,同盟会员倪映典率广州新军3000人起义,又遭失败。连续的挫折,使少数革命党人对前途失去了信心,转而走上暗杀道路。
1910年11月13日,孙中山在马来半岛的槟榔屿召集赵声黄兴胡汉民邓泽如中国同盟会重要骨干会议,决定集同盟会精英,在广州起义。
1911年1月,黄兴、赵声、胡汉民在香港成立起义领导机关——“统筹部”,并在当时的香港屯门青山农场策划起义,又派人到广州附近各地,联络新军、防营、会党、民军,以备响应;同时在广州设立38处秘密机关,刺探敌情,转运军火,为起义作准备。
4月8日,统筹部召集会议,会议议定起义时间为4月13日(宣统三年三月十五日),计划十路大军攻打广州:第一路由赵声率领江苏军攻打水师行台;第二路由手机下载岛国片子黄兴带领南洋、福建同志攻督署(两广总督张鸣岐驻所);第三路由陈炯明领东江健儿堵截满界;第四路由朱执信领顺德队伍守截旗界;第五路由徐维扬领北江队伍进攻督练公所;第六路由黄侠毅领东莞队员打巡警道;第七路由莫纪彭领军策应徐维扬、黄侠毅两队;第八路由姚雨平率领陆军响应;第九路由洪承点派队分途攻守;第十路由刘古善领队分途攻守[1]
因同盟会会员南洋华侨温生才4月8日同天单独行动,枪杀广州将军孚琦,以及手机下载岛国片子吴镜运炸药被捕,原定起义被迫改期。
4月23日,起义组织者在两广总督署附近的越华街小东营五号设立起义总指挥部,赵声任总指挥(留守香港),黄兴任副总指挥。将原定十路进军计划改为四路:黄兴率一路攻总督衙门;姚雨平率军攻小北门;陈炯明带队攻巡警教练所;胡毅生带队守南大门。
4月27日(宣统三年三月廿九)下午5时30分,黄兴率200名敢死队员分四路攻打两广总督衙门、小北门、巡
手机下载岛国片子黄花岗起义纪念碑 黄花岗起义纪念碑
警教练所和守南大门。黄兴首先发难,连发三弹,率队攻入总督衙门,决心生擒两广总督张鸣歧。不料张越墙逃遁。由于清朝部队人数众多,起义队伍得不到接应,各路队伍虽与清军展开激烈巷战,彻夜相攻,但都先后失败。黄兴侥幸脱险。由于实际起义以黄兴率部为主,黄兴为实际起义领导人。赵声、胡汉民廿九日率200选锋队员出发,三十日凌晨抵达广州城外,但是大势已去,遂返回。
事后,同盟会会员潘达微多方设法收殓烈士遗骸72具,合葬于城东黄花岗,后改名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1932年,查得此次死难烈士陈文友等姓名共86人。由于习惯,人们仍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
孙中山在《黄花岗烈士事略》序文中高度评价了黄花岗之役:
“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为纪念此次起义,阳历3月29日后来被中华民国政府定为青年节;不过,实际上真正的起事时间是阴历3月29日。
1911年4月27日(农历3月29日),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为推翻清王朝的统治,在广州起义失败,战役牺牲的烈士营葬于黄花岗。此次起义因此又称黄花岗起义,历史上,这次起义意义重大,加快了全国革命高潮的到来。
这次起义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十一次革命武装斗争中的第十次。这次起义原定于4月13日(农历三月十五日)在广州发难,赵声黄兴为革命军的正、副指挥。计划攻占广州后,由黄兴率领一支革命军出湖南,攻湖北﹔赵声率领一支革命军出江西,攻南京。事前挑选了五百名优秀的革命党人为“选锋队”(即敢死队,后来实际增至八百名),起义时由十路军进攻两广总督署、广东水师行台、警察署、军械局、炮营、电信局等,打开广州城各大门,在小北门迎接新军入城等作了较充分的准备。
由于海外的募款和购买的武器未到齐,以及临近起义前(农历三月十日)温生才刺杀了清政府在广州的将军孚琦,清政府加强了戒严防范,并全城搜查革命党人,因而起义被迫延期至4月27日。赵声以及在香港和广州附近各县隐蔽待命的数百名“选锋队”,在起义前一天下午才得到了最后确定起义日期的通知,因而未能赶到广州集中,黄兴便将原计划十路进攻改为四路进攻。但发难时只有黄兴自己率领的一路参加起义,其余三路的领导人陈炯明胡毅生姚雨平借故逃避,致使这三路选锋队无人领导,又无法领到武器,未能参加战斗。
1911年4月27日下午五时三十分,黄兴在形势十分不利又不得不起义的情况下,毅然率领革命党选锋队一百多人,各人手臂上一律缠着作为起义标志的白布,脚穿黑色橡胶鞋,从现越华路的小东营指挥部出发,一直攻入
三·二九起义纪念馆珍藏的何子渊等人史料 三·二九起义纪念馆珍藏的何子渊等人史料
两广总督署。在莲塘街吴公馆,同样装束的革命党选锋队三十多人在喻培伦饶国梁等率领下同时奔袭总督署。黄兴率领队伍攻入总督署后,准备活捉两广总督张鸣歧,迫使他号令两广清军反正。但张鸣歧闻风声后躲到水师行台,革命党遂放火焚烧总督署后退出。此后黄兴和喻培伦所率领的革命党人分成几路,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当日,原来准备响应起义并作为起义军主力的清政府的部分新军和巡防营等,因起义前被清政府收缴了武器,或因联络不上而没有参加起义﹔有的因起义时没有在臂上缠上作为标志的白布而发生误楚,致使革命党人因敌我悬殊等原因而失败,但革命党人在起义中英勇战斗,不怕牺牲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给清政府沉重的打击,为同年十月十日武昌起义瓦解清政府统治奠下了基础。
在战斗中和失败后,被残杀的革命党人,遗体血肉模糊,陈尸于街头示众,惨不忍睹。同盟会会员潘达微先生冒险挺身而出,不顾满清当局禁令,以《平民日报》记者的公开身份,5月3日,组织了一百多人(收尸人),把散落并已腐烂的七十二位烈士的遗骨收殓及葬于此,使一代英烈的业绩彪炳史册,永垂不朽,激励着一代代的中国人民。

起义过程 编辑

辛亥年(1911年)。这一年的春天(3月29日),他领导了广州起义;这一年的秋天(10月10日),他领导了武昌起义。这两次起义大有犁庭扫穴的作用,彻底动摇了满清王朝276年的专制根基。
广州一役,两广总督张鸣岐于事前已有警觉,一时间侦骑四出,全城布控;再加上胆小鬼周来苏害怕海关盘查,竟然将好不容易从日本购得的七十余支精良步枪全部扔入近海里,造成武器弹药匮乏,革命形势遂急转直下,不容乐观。局面如此严峻,多数同志主张将起义展期举行,而其中不乏临战退缩的懦夫孱头,如胡毅生、姚雨平等辈。黄兴见军心动摇,士气低落,不禁怒形于色,当即作了四条宣告:
一、吾党荟萃全力而谋此举,稍存畏惧何以起事?
二、一部分军火历经艰难险阻已运抵城南,不但不能运返,倘一不慎,足以殃及无辜;
三、华侨捐献,寄希望于广州发难,如有始无终,形同欺骗,不能见谅;
四、一切作战计划业已完成,时间迫急,不战而退,何以立威信于将来?对革命影响至大且巨!
然而,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不少人都拍屁股走了,剩下一群热血之士——赵声林觉民喻培伦等百余人,虽明知敌众我寡,黄兴仍率领着他们,决心拼死一战,不惜血洒羊城。至于胜败之数,就毋待蓍龟了。
曾有人说,黄兴领导的广州起义纯属盲动,以弱力撄强锋,从而使革命精英(他们差不多个个都是将相之才)一战而烬。黄兴本人徒有愚勇,仅凭一时血气贸然发动自杀性的起义,致使革命阵营蒙受了无法估量的损失。在这件事上,黄兴容或有误,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准备好了,要以生命点燃革命之火!
且往乐观处多想想吧(后人也只能作如此想法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实数应为八十六人)发掘了中华民族的良心,弘扬了浩然正气,这种精神力量一旦为天下人所共识,其意义便远远大于一城一池的攻取。清朝末叶,民气日益委靡,老百姓勇于私斗而怯于公战,有此一役,国人不禁要扪心自问:何者为义?何者为勇?何者为雄?何者为烈?何者为国家?何者为私己?何者为民族?何者为个人?所有这些,何者为先?何者为后?他们受此雷鸣电震似的一激灵,也许会有五分钟的清醒,五分钟的活跃,五分钟之后,他们仍将安居于“铁屋”之中,归于酣睡,归于麻木。不论是“放血疗法”,还是“震惊疗法”,在这样的国民面前,又能有多少疗效?这真是令人既悲愤而又无可奈何的事情。白流的鲜血都被雨打风吹去了,再无痕迹,烈士的生命只好似在夜间擦亮了一根又一根火柴,身后仍是黑夜,仍是豺狼当道的荒野。正如鲁迅先生所感叹的,“夜正长,路也正长”,没办法,千百次血沃中原之后,寒凝的大地才能发出一星星春华。
黄兴在此役被子弹击断两根手指,流血满身,幸得女中豪杰徐宗汉(后成为黄兴的妻子)及时救助,才得生还。未等伤口愈合,黄兴便嘱宋教仁筹备了一个广州起义失败检讨会,他在会上慷慨陈词:
广州起义失败了,使我肝胆俱裂,五内俱焚,悲痛不能自已。……此役明知不可为而为者,迫于革命存亡绝续之交,战则虽败,革命精神不死,国魂光辉照耀古今,是所以坚持否决展期之说,宁死于战场,决不未战先溃。
黄兴就是这样,他曾自嘲为屡败屡战的“常败将军”,具有凌轹万古的劲气,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即使被击倒一千次,只要还剩一口气,他就会挣扎着从血泊中第一千零一次爬起,他高昂的头颅决不会低下。完全可以这么说,恶势力只能消灭他的肉体,却无法战胜他的精神。
辛亥革命前,孙中山一直认为,在珠江流域开展革命活动是为上策;黄兴则把目光北移至长江中、下游,更看好这一流域的革命资源,一旦攻克武昌或南京,即可震荡全国。他曾在寄赠好友谭人凤的一首诗中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怀锥不遇粤途穷,露布飞传蜀道通。
吴楚英豪戈指日,江湖侠气剑如虹。
能争汉上为先着,此复神州第一功。
愧我年来频败北,马前趋拜敢称雄?
有人说,黄兴是上马杀贼、下马草檄的英雄;也有人说,黄兴只是半吊子的军事家,自他掌管兵枢以来,几乎无役不从,无役不败,这样吃败仗吃得太多了,自己都已惭愧得不行。作此酷评的人也不仔细想想,黄兴是在拿什么跟敌方拼斗,那样徒手搏虎,一回又一回,光是勇气,就够令人敬佩了。在武昌,作为民军总司令,黄兴指挥了几场鏖战,其中汉阳保卫战尤为惨烈,他以初成之军恶战北洋系大将冯国璋、段祺瑞等人统领的精练之卒,有赢有输,有胜有负,最终因为湘军第三协统领王隆中等将领不服从命令,擅离阵地,再加上新兵器械不够精良,作战经验不足,一而再、再而三地误事,汉阳宣告失守。所幸袁世凯暂时还不想将革命党赶尽杀绝,而要养敌自资,留着他们做筹码,因此他勒令两位前线大将见好就收。要不然,急于立功封侯的北洋军将领冯国璋早就挥师攻占了武昌城
应该说,武昌起义的意义仍不在一城一池的得失,而在于它迅速形成的摧枯拉朽之势,影响所及,全国十一个省宣告独立。满清王朝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三分天下残存其一,即便是这三分之一,也已摇摇欲坠,垮台在即。然而,旧军官黎元洪福大命大,被一时间群龙无首(黄兴于起义后数日才抵达武汉)的起义军从藏匿的柴房里强拉出来,惊魂未定,即黄袍加身,被推戴为军政府鄂军大都督,这场革命自此开始变味。
广州黄花岗起义,又称广州三·二九之役。1910年11月13日孙中山在槟榔屿召开会议,决定在广州发难。会后孙到美洲向华侨募款,黄兴则回香港主持军事。1911年1月底在香港跑马地成立统筹部,由黄兴、赵声分任正、副部长,下设出纳、秘书、储备、调度、交通、编制、调查、总务八课,各司其职。又在广州设立秘密机关三十八处,并组织“选锋”(敢死队)800人,由南洋华侨革命青年和国内闽、苏、皖、川、桂、粤各省抽调革命党人组成。建立统一的指挥部,由赵声、黄兴分任正、副总指挥。总指挥部设于越华街小东营5号。4月8日统筹部召集会议,决定13日起义,分兵十路攻城。不料开会当天发生同盟会员温生才枪杀广州将军孚琦事件,省城戒严,被迫改期。23日黄由香港到广州主持一切,因走漏风声,清两广总督张鸣岐严加戒备,黄被迫推迟起义日期,由赵率选锋300余人离省赴港暂避,以保存实力。事后黄得到情况,若再推迟起义时间,则更为被动,遂决定27日起义,因起义人数锐减,临时改为四路进攻。由黄兴、姚雨平、陈炯明、胡毅生各领一路,分别进攻督署、小北门、督练公所(今中山纪念堂所在地)、大南门。后陈、胡均未发动,姚因领不到枪械无法发动,只有黄一路孤军作战。4月27日(阴历三月二十七日)下午5时30分黄率选锋约130人,臂缠白巾,从小东营直奔督署,杀死管带金振邦,冲入内堂。张鸣岐闻变,潜入厚祥街逃到水师行台。黄等放火焚烧督署后退出,在东辕门外与李淮卫队相遇,互有伤亡。黄分三路突围,攻袭督练公所等处,与清军展开激烈巷战。终因孤军作战,伤亡甚重,坚持一昼夜而失败。黄兴、朱执信等负伤后化装逃脱,喻培伦、方声洞、林觉民等86人死难。后由革命党人潘达微通过善堂出面,收殓烈士遗骸七十二具,葬于红花岗,改名黄花岗。故这次起义称为黄花岗起义。孙在美国芝加哥得悉起义失败,认为此役义军的“勇敢英烈”,为世界各国所“未曾有”,“革命之声威从此愈振,而人心更奋发矣”。称这次起义虽然失败,“然其影响世界各国实非常之大,而我海内外之同胞,无不以此而大生奋感”。1912年5月15日孙发表《祭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文》,说“寂寂黄花,离离宿草,出师未捷,埋恨千古”。1914年又说“第一次革命,虽由武昌起义,而实广东三月廿九之役为之先”。在《建国方略》中写道:“是役也,集各省革命党之精英,与彼虏为最后之一搏。事虽不成,而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轰轰烈烈之概已震动全球,而国内革命之时势实以之造成矣。”1921年12月在《<黄花岗烈士事略>序》中又说“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还为黄花岗纪功坊题写“浩气长存”四字。1924年5月2日又发表《祭黄花岗烈士文》,应邀出席岭南大学举行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纪念大会,并发表演说,号召学习烈士的志气,“我国家,为人民,为社会,为世界来服务”。“这种替众人来服务的新道德,就是世界上道德的新潮流”。 辛亥“三·二九”广州起义
1911年4月27日(农历三月二十九日),广州起义发动,黄兴率领革命党人攻打两广总督署,经过一昼夜激战,起义失败。烈士的遗骸被同盟会员潘达微冒着生命危险,收殓合葬在广州城外的黄花岗。故又称“黄花岗之役”。

过程 编辑

1910年11月,孙中山在马来亚槟榔屿召开秘密会议,商量卷土重来的计划。参加会议的有同盟会的重要骨干黄兴、赵声、胡汉民等人。会议决定再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广州起义。他们计划以广州新军为主干,另选革命党人500(后增至800)组成“先锋”(敢死队),首先占领广州,然后由黄兴率领一军入湖南,赵声率领一军出江西,谭人凤、焦达峰在长江流域举兵响应,然后会师南京,举行北伐,直捣北京。
  同盟会接受历次起义失败的教训,在起义发动前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准备,筹款购械、组织联络都有专人负责。为了更好地领导起义,1911年1月,同盟会在香港成立统筹部,以黄兴、赵声为正副部长,下设调度处、储备课、交通课、秘书课、编辑课、出纳课、总务课、调查课,具体领导这次起义,并陆续在广州设立秘密据点,作为办事和储藏军械的地点。革命党决心把这次起义组织好。
  统筹部成立后,各课分别派人进入广州开始活动。4月8日,省城内外及各省革命力量大体联络就绪。统筹部决定发难日期定在4月13日,分10路进攻,黄兴为总司令,赵声为副。“先锋”之外,加设放火委员,预备临时放火,扰乱清军军心。
  但是,就在统筹部开会这一天,发生了同盟会员温生才刺杀署理广州将军孚琦事件,广州戒严。加上美洲的款项和由日本购买的军械也未到,因此,发难日期不得不推迟。
  4月23日,黄兴由香港潜入广州,在两广总督衙门附近的小东营五号设立起义指挥部。当时,广州革命党人已决定于26日(三月二十八日)举义。因日本、安南方面的枪械稍迟方能运到,而准备响应起义的新军第二标又有5月3日(四月初五)即将退伍的消息,这就使起义陷于既不能速发,又不能拖延的困难境地。黄兴等人临时决定起义延缓一日,定在4月27日(三月二十九日),将原定十路进军计划改为四路:黄兴率一路攻总督衙门;姚雨平率军攻小北门,占飞来庙,迎接新军和防营入城;陈炯明带队攻巡警教练所;胡毅生带队守南大门。但胡毅生、陈炯明等认为清军已有防范,提议改期。姚雨平反对改期,但要求发枪500枝以上。黄兴在喻培伦、林文(时爽)等人激励下,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按期发难。
  1911年4月27日下午5时30分,黄兴带领“先锋”120余人,臂缠白巾,手执枪械炸弹,吹响海螺,直扑督署。督署卫兵进行顽抗,革命军枪弹齐发,击毙卫队管带,冲入督署。两广总督张鸣岐逃往水师提督衙门。黄兴等找不到张鸣歧,便放火焚烧督署衙门,然后冲杀出来,正碰上水师提督李准的亲兵大队。林文听说李部内有同志,便上前高呼:“我等皆汉人,当同心戮力,共除异族,恢复汉疆,不用打!不用打!”话未讲完,被敌人一枪击中,当场牺牲。刘元栋、林尹发等5人也相继中弹。黄兴被打断右手中食二指第一节,便以断指继续射击。随后,黄兴将所部分为三路:川、闽及南洋党人往攻督练公所;徐维扬率花县党人40人攻小北门;黄兴自率方声洞、朱执信等出南大门,接应防营。
  攻督练公所的一路途遇防勇,绕路攻龙王庙。喻培伦胸前挂着满满一筐炸弹,左手执号筒,右手拿手枪,奋勇当先,投掷炸弹。战至半夜,终因众寡不敌,全身多处受伤,率众退至高阳里盟源米店,以米袋作垒,向敌射击。后因敌放火,他们才被迫突围,喻培伦被俘遇害。
  往小北门的一路也很快遭遇清军。经过一夜作战,打死打伤敌人多名。最后,张鸣岐放火烧街,徐维扬率部突围,被敌逮捕。  黄兴所率一部行至双门底后,与温带雄所率计划进攻水师行合的巡防营相遇。温部为入城方便,没有缠带白巾,方声洞见无记号,便开枪射击,温带雄应声倒下。对方立即发枪还击,方声洞牺牲。战至最后,只剩黄兴一人,才避入一家小店改装出城。4月30日回到香港。
  起义前夕,曾通知惠州等地会党于4月28日响应。届时,顺德会党数百人竖旗响应,夺占乐同团练分局。4月30日,在李准进逼下,会党解散。
  这次起义,除黄兴一部及顺德会党按期发难外,其余各路均未行动。新军子弹被收,没有作战能力;胡毅生、陈炯明事先逃出了广州城;姚雨平因胡毅生刁难,未能及时领到枪械,起义爆发后藏匿不出。这样,起义成为黄兴一路的孤军作战。
  起义失败后,广州革命志士潘达微收殓牺牲的革命党人遗骸72具,葬于广州郊外的红花岗,并将红花岗改为黄花岗,史称“黄花岗72烈士”。这次起义因而也称为黄花岗起义。
  黄花岗起义纪念日被民国政府定为青年节。

辛亥革命策源地——“箭竹顶” 编辑


  箭竹顶茶场是何子渊家的祖传产业,地僻山高,环境险峻,外人轻易不敢涉足,正是革命党人畅谈国是,针砭时弊的理想场所。故但凡党内、盟内有重大事项要最后敲定,均要到箭竹顶协商、拍板。
  1904年春,丘逢甲在广东兴梅交界的“箭竹顶”茶场策划潮州“黄冈起义”期间,在石马“星窝子”——“顺裕庐”挥笔写下“迁善楼”三个字后,在何子渊先生家里住了一晚。为了掩人耳目,第二天一早,吃完早点便坐着轿子,跟何子渊一前一后到了离星窝子大约八里开外的“箭竹顶”古茶场,因箭竹顶茶场是何子渊家的祖传产业,地僻山高,环境险峻,外人轻易不敢涉足,正是革命党人畅谈国是,针砭时弊的理想场所。故,但凡党内、盟内有重大事项要最后敲定,均要到箭竹顶协商、拍板。那天,先后赶到箭竹顶茶场的还有子渊先生的“拜把子”兄弟——兴宁萧惠长、平远姚竹英、梅州江柏坚等同志……在那次碰头会上,大家基本敲定筹划汕头“黄冈起义”的行动方案,并做了具体分工:由姚竹英继续保持与潮安人许雪秋的单线联系,萧惠长、江柏坚负责联络志同道合的革命党人,何子渊负责经费统筹工作,“光汉茶庄”作为革命党人联络、避风、掩护的秘密据点……
  但思想一贯激进的邱逢甲先生,这一次却异常冷静,认为条件还未完全成熟,自始至终虽持保留意见,但仍赞成按积极稳妥的原则,加快进度,尽快“起事”。后来也正应了邱逢甲的高见,两次黄冈起义均因泄密及诸多原因而导致失败,其中1907年的第二次起义规模空前,参加响应者达5000余众,潮梅两地革命党人悉数参加,影响巨大,给风雨飘摇的清廷以沉重打击。
  邱逢甲在箭竹顶茶场一共住了两晚,直至正月十八才下山。期间,特地以何子渊的字“东汉”为据,为子渊先生题下“光汉茶庄”和“渊庐”两幅墨宝。
  光汉茶庄坐落在石马镇石马圩“光记”商店对面,营业面积约100多平方米,由何子渊的弟弟子韶负责经营,是箭竹顶茶在海内外的经销母店,同时也是革命党人的地下联络点;箭竹顶茶在清朝乾隆年间非常出名,行销海外、南洋一带,民国时期,曾以此茶馈赠孙中山、胡汉民、廖仲恺、许崇智、陈济堂、李济深、蒋光鼐、蔡廷锴、张发奎等名人,均赞不绝口;“渊庐”坐落在“光记”旁边,建筑面积约50多平方米,专供何子渊在石马中小学上学的子孙寄宿及革命党人临时落脚之用。
  1904年正月十八,邱逢甲回到兴民学堂,当天便接到广东省政府的调令,不久便奉调广东学务处任职。
  1907年5月,黄冈起义失败后,何子渊等领导人随即返回梅州。不久,萧惠长、江柏坚、姚竹英等革命党人身份不幸暴露,被迫走避箭竹顶茶场达半年有余。其中:姚竹英在箭竹顶茶场住了半年多,萧惠长、江柏坚住了四个多月,邱逢甲为了营救革命党领导人及商量下一步行动方案,于1908年(戊申年)夏初,再次来到箭竹顶茶场商讨对策,萧惠长、江柏坚、姚竹英等革命党人最后在何子渊、邱逢甲、罗幼山等人的疏通、担保之下得以脱险。
  1904年,邱逢甲在箭竹顶茶场策划“黄冈起义”行动计划期间,为石马私塾先生黄彩平题写的屋名“迁善楼”墨宝,因刻石师父不小心泡了水,缺损了一角,这次子渊先生又在箭竹顶茶场议事厅请邱逢甲即兴挥毫重写了一张,为此,黄彩平还特地减免了何家两斗谷种的地租以表谢意。
  嘉属革命党领导人何子渊、萧惠长、江柏坚等人不甘心“黄冈起义”之失败,不久又与广东兴宁石马人氏同盟会早期领导人何天翰、何天炯等同志积极筹款,购买枪支弹药,招募敢死队员参与筹划惠州和广州黄花岗起义。
  1911年3月上旬,特指派石马刁田村的革命党人陈文友负责和罗炽扬、严德明等人从香港运带驳壳枪18支、无烟枪17支,还有九响枪和弹药一批回惠州,拟在惠城起义,商船在大亚湾澳头靠岸时,遭巡逻清兵搜查,陈文友等人当场被捕,罗炽扬乘机逃脱。身份爆露后,严德明用革命大义说服士兵,兵勇们都尊称他们叫“革命先生”,戒备随之松懈,严德明乘夜色逃脱,陈文友被严密递解惠州。
  案发后,同党严确廷偕惠州中学学生杨瑞廷驰往营救未遂。驻惠的广东陆路提督秦炳直凭直觉发现革命党人起事在即,遂密令捕获严确廷,随后专船押解陈文友、严确廷到广州,密囚于南海监狱。
  1911年4月29日,黄花岗起义爆发,黄兴等革命同志围攻督署事败,文友闻之,在狱中连声哀叹“同胞可怜、同胞可怜……”,狱卒闻之应曰“是诚可谓不畏死者也!”。第二天,遂被斩于监狱门外。
  烈士陈文友、严确廷遗骸和“三·二九”死难烈士遗骸一同堆放于咨议局门前,后由潘达微收葬于黄花岗。1919年,审定七十二烈士第一批为56人,1922年,审定第二批为16人,1932年,审定陈文友等烈士13人,另立一碑,碑文为胡汉民所书。

主要人员 编辑

孙中山,起义的策划、决定者,负责筹款购械。
黄 兴,起义的策划、组织者,总指挥。
胡汉民,起义的策划、组织者。
赵声,起义的组织者、副总指挥。
朱执信,参与起义的组织、发动,负责运动新军、防营、民军。
姚雨平,参与起义的组织指挥,负责运动清军、民军。
陈炯明,参与起义的组织指挥。
胡毅生,参与起义的组织指挥。
邹鲁,筹划、参与起义。
徐维扬,参与起义的组织、指挥,率敢死队进攻总督署。
刘梅卿,参与起义的组织指挥。率敢死队进攻总督署、督练公所。
潘达微,收葬起义烈士。
江孔殷,收葬起义烈士。
喻培伦,别号云纪,四川内江人,日本千叶医学院学生。
林文,别号时爽、广麈,福建侯官人,日本大学学生。
宋玉琳,别号建侯、豫琳,安徽怀远人,军官。
方声洞,别号子明,福建侯官人,日本千叶医学院学生。
饶国梁,别号小峰,四川大足人,四川陆军速成学校毕业。
林觉民,别号意洞、抖飞,福建闽县人,日本庆应大学学生。
李文甫,别号炽,广东东莞人,香港《中国日报》经理。
林尹民,别号靖庵、无我,福建闽县人,日本第一高等学校学生。
陈文褒,广东大埔人,南洋商人。
李德山,广西罗城人,龙岸民团管带。
陈与燊,福建闽县人,日本早稻田大学学生。
罗仲霍,广东惠阳人,南洋教员。
庞雄,广东吴川人,军人。
陈可钧,福建侯官人,日本正则学校学生。
饶辅廷,广东嘉应人,教员。
陈更新,福建侯官人,长门炮术学校毕业。
冯超骧,福建侯官人,南洋水师学校学生。
李雁南,广东开平人,南洋华侨。
刘元栋,福建闽县人,南台消防会会长。
刘六符,福建人,福建讲武堂学生。
李炳辉,广东封川人,南洋教士。
李文楷,广东清远人,星洲《晨报》印刷工人。
李晚,广东云浮人,南洋华侨。
郭继枚,广东增城人,南洋华侨。
余东雄,广东南海人,南洋华侨。
黄鹤鸣,广东南海人,南洋机器工人。
杜凤书,广东南海人,南洋机器工人。
徐培添,广东花县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徐进炲,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广滔,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临端,广东花县人,工人。
徐礼明,广东花县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曾日全,广东花县人,工人。
江继复,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熠成,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日培,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容九,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满凌,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茂燎,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佩旒,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廉辉,广东花县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徐松根,广东花县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徐保生,广东花县人,农民。
徐昭良,广东花县人,安南(今越南)工人。
徐应安,广东花县人。
韦统钤,广西平南人,教士。
韦统淮,广西平南人,教士。
韦树模,广西平南人,教士。
韦荣初,广西平南人,教士。
林盛初,广西平南人。
秦炳,四川广安人。
周华,广东南海人,南洋华侨。
陈春,广东南海人,安南华侨。
马侣,广东番禺人,安南华侨。
劳培,广东开平人,星洲(今新加坡)《晨报》记者。
游寿,广东南海人,安南(今越南)华侨。
石德宽,安徽寿县人,日本警监学校学生。
程良,安徽怀远人,陆军小学毕业,任教官。
林修明,广东蕉岭人,教员。
周增,广东嘉应州(今梅州)人,商人。
罗坤,广东南海人,安南(今越南)华侨。
陈潮,广东海丰人,农民。
黄忠炳,福建连江人,农民技击家。
王灿登,福建连江人,技击家。
卓秋元,福建连江人。
胡应升,福建连江人,工人。
魏金龙,福建连江人。
陈清畴,福建连江人,技击家。
陈发炎,福建连江人,农民。
罗乃琳,福建连江人。
林西惠,福建连江人,军人。
张学龄,广东兴宁人。
徐国泰,江苏邳县人,军官。
华金元,江苏江宁人,军官。
阮德三,江苏丹徒人,军官。
陈甫仁,号文友,即陈文友,广东兴宁人。
严绘廷,广东惠州人。
韦云卿,广西永淳人,军官。
罗进,广东南海人,安南(今越南)机器工人。
罗干,广东南海人,新加坡洋服工人。
罗联,广东南海人,安南(今越南)华侨。
罗遇坤,广东南海人,安南(今越南)机器工人。
张潮,广东顺德人,机器工人。
陈才,广东南海人,安南(今越南)华侨。
陈福,广东南海人,安南(今越南)机器工人。
李祖恩,广东翁源人,军人。
附:清政府官员
张鸣岐,两广总督。
李准,清水师提督。[2]

影视作品 编辑

电影:
电视剧:
纪录片:
  • 2011年是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周年,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举办了《三二九黄花岗一百年纪念暨春祭先烈大典》。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外国历史事件 历史事件